必读美加见闻

从平昌迈向朝鲜半岛永久和平

 

在韩国平昌举行的2018年奥运开幕典庆期间,最令人感动的一刻,也许是当演出将近尾声时,朝鲜歌手和韩国少女时代成员徐贤联袂合唱《我们的夙愿是统一》,将整场演出推向高潮。全场观众的耳朵和眼球都被紧紧抓着,穿透的歌声和旋律,让每一个在场和看直播的人如醉如痴,也使被三八线分隔的万千朝鲜族后裔思潮起伏。在三池渊管弦乐团伴奏下,两位美女唱这首压轴歌曲同时,当年被战火分离的家人哭泣团圆的感人图片一幅一幅地在银幕出现。

演唱会闭幕时刻,歌手们在万众挥手和喝彩声中唱着“珍重,让我们再次相会”。在这一刻,在场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主席金永南静悄悄地抹去他的眼泪。

在僵化的外交政策走向死胡同之际,有时候也许从艺术能够找出一条出路。那些观众感受到的是一股海啸般的热血和情怀,哪怕只是个在脑海突然涌现又顷刻消逝的感觉。但是,深受七十年人为战火分裂煎熬的人,在目睹这位年届九旬的政治人物罕有地露出感情,也难不动容。

被三八线分隔的广大朝韩人民,一个朝鲜半岛统一愿景带来的兴奋,瞬息间又换来两国人民不知何时再见的茫然。朝鲜半岛这个长期解不开的死结,或许在这时冒出一个方向。两国共同的统一愿望最终会冲破威胁手段和武力外交的围墙。

和金永南一起与会的金正恩妹妹兼朝鲜劳动党中央副主任金与正在演唱会与南韩总统文在寅伉俪同坐。有报道指出金永南向文在寅表示双方创造了将来再次会晤的机遇,并希望他们能够再见。文在寅则回答说,让双方一起孕育这次见面擦出的火花。

一天前,朝鲜高层代表团与文在寅会面并转达朝鲜领袖金正恩提出最近召开朝鲜高峰会议的建议。如果峰会能实现,这将会是届金大中与金正日2000年历史性会议和2007年卢武铉与金正日会议之后第三次朝韩峰会。在南北继续对话及改善关系之际,相信朝鲜会暂时停止核武和导弹测试,而南北峰会有可能为美国与朝鲜谈判铺路。

以上的可能性是有前车可鉴。2000年前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到平壤会见朝鲜领袖金正日。其时金正日亲身到机场迎接,并在三天会议后发表6月15日联合声明,列出和平统一原则提纲。联合声明峰会后双方继续举行部长级工作会议以及2000年8月安排在平壤及首尔的韩战时期失散家人团聚。金大中在这次峰会举办的角色让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彼次历史性峰会圆满结束后,美国舒缓对朝鲜的制裁。朝鲜亦投桃报李,宣示停止长程导弹测试。峰会结束四月后,朝鲜赵明禄次帅到华盛顿与美总统克林顿会面,双方签署美朝联合公报,宣布鉴于历史性朝韩峰会令朝鲜半岛气氛改善,美朝双方同意在尊重对方主权及互不干涉对方内政的原则下,排除互相猜疑并积极建立互相信任。随后在任国务卿 Madeleine Albright飞抵平壤面议,为金正日与克林顿高峰会议铺路。这一些动作都在克林顿快将卸任前发生。可惜的是,这峰会没法在克林顿在任之时举行。小布什上任后马上把所有与朝鲜签的协议作废,将以前缓和局势的一切进展一笔购销。

差不多二十年后的今天,一线罕有的和平曙光再次隐现。如果南北能够在这次平昌合作友好气氛的势头上再接再厉,双方有可能再度让失散家庭团聚及恢复经济合作,也可以建立缓和的局势,来为美朝谈判营造气氛。

但从平昌奥运时间中可清楚看出,主要的障碍是顽固的特朗普的施政团队和其张牙舞爪的态度。

奥运期间的丑陋行为

 

(图:凤凰网)

美国副总统Mike Pence于二月七日在前往平昌途中停留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并誓言准备对朝鲜采取“新一轮最强硬的经济制裁”。Pence好像要显示他“千里走单骑”的雄威,抵达韩国后即访问驻平泽的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并在场接见一批朝鲜叛逃者。Pence在奥运开幕仪式中对韩朝联合团队进场时木无表情又拒绝鼓掌,惹来国际舆论嗔斥。不单如此,他出席总统文在寅邀请各国领导的晚宴晚到了15分钟,还跟在场嘉宾握手时刻意避开金永南,并干脆连饭都不吃便离场,以免与朝鲜官员同台吃饭。

日本首相安倍也摆出Pence的同一阵线,向韩国的奥运盛会大泼冷水。他命令检查平昌奥运场馆地下停车场出口通道,说是为日本游客在东运期间朝鲜导弹袭击所作出的预防准备。在二月九日与文在寅会议时,坚持南韩在奥运后继续与美日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并强力要求韩国坚持守二战安慰妇的双边协议及把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德国的安慰妇纪念雕像拆除。文在寅在反驳中强调安倍要尊重韩国主权及不应干涉其内政,还建议日本应该对这段历史好好地作出反省。在朝鲜演唱会那个晚上,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玄松月亲自登台献艺,在她唱的一首朝鲜歌曲中把部分歌词改成“独岛也是我的国家”(指位于东海韩国与日本互争主权的岛屿)而大惊四座。在座的文在寅,刚跟安倍的一轮唇枪舌剑,对他应该是记忆犹新。

美国的战争游戏:和平的最大障碍

正当东运在一遍和平气氛进行时,美日却在进行军事演习。二月七日,美国USS Rushmore 船坞登陆舰,第11海洋远征队以及日本陆上自卫队结束他们五天在南加州海岸的两栖登陆联合演习。每年一度的“抗北”演习在二月14日至三月二日在关岛及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举行,动员参与的包括美国100部战机与2850名空海军、空军及海军陆战队、日本航空自卫队、以及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此外,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国海军在二月16日亦在Aegis驱逐舰展开为期四天的导弹防御电脑模拟演习。

美韩每年一度春季举行的Key Resolve Foal Eagle联合战争游戏因东运暂时推迟,在四月份继续。另一个大型联合演习 Ulchi Freedom Guardian亦计划在八月开始。这一切的演习皆是进攻型战争游戏。去年的 Foal Eagle动员了30万南韩及1.5万美国部队,当中包括著名歼杀基地组织本拉登的海豹突击队,并出动B-1B和B52战略轰炸机、F22和F35隐形战斗机、航空母舰和核子潜艇。这些演习都是为了对OPLAN 5015计划彩排,动用于利用特殊部队进行暗杀、朝鲜政权崩溃紧急事态、先法制人性攻击等场景、以及包括对朝鲜领导团队及军事设施的精确袭击的所谓“重拳反击计划”。

这一连串的军事演习在此际是朝韩迈向和平道路的最大障碍。如果一旦实行,朝鲜必定会继续核试和导弹试射作为回应。换言之,联合演习是把由奥运带来的缓和机遇弄至胎死腹中的最佳良策。

由朝韩峰会为美朝谈判铺路是朝鲜半岛和平的唯一希望。重要的是,希望韩朝和平相处的人必须万众一心,强烈呼吁华盛顿和五角大楼停止挑衅性的联合战争游戏及支持这次韩朝寻求对话的积极举动。我们应该呵护在平昌种下的种子,给它一个机会为永久和平落地生根。

本文源于:www.globalresearch.ca

Related Articl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