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美加见闻

剖释:投资泡沫的成因与动态

二月份的股市调整好像把部份沉醉于一年多只升不跌升市的股民敲起了警钟。沉寂数年的波动性(volatility,看市场波动专题)在二月份突然火山爆发,引发一场小恐慌(看From Hero To Zero – VIX ETF惨遭一夜清盘)。数周喧闹后市场又归于平静。但是在这场似是tempest in a teapot小风波的背后,有些蛛丝马迹在显示维持市场状况的板块好像开始漂移,是否是一场大地震会即将来临,现在还不可而知。

不管大地震会否即将发生,当今的金融市场是处于一个概括式的巨型泡沫(everything bubble)里,这一事实是不可质疑。泡沫形成之后在没有基本因素支持下,严重脱离现实,最终逃离不出地深吸力地从九重天被打回凡间,是个不变的金融定理。所以泡沫无论会在一年内或数年后爆破,最终都逃离不出这命运。

世上投资者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先知先觉类,是内幕人士或是眼光独到的投资人。精明的洞识先机上早班车,内幕人士更是兴风作浪,吹泡沫的先作佣者,把泡沫推至风口然后套利。

第二类是后之后觉类。上的是第三班甚至更晚班车,发现不对劲时冲忙跳车,幸运的在终站前下车获一点儿小利,不幸运的焦头烂额。

第三类是不知不觉类。不知道为何入市,泡沫爆破后全军尽墨,被割韭菜后还懵然不知,死了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回事。

无论对个人的金融资本或是情绪资本(emotional capital),一个泡沫爆裂的杀伤力是极大的。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即使不能进入先知先觉的小圈子,起码要了解泡沫的成因和动态,不要成为下个泡沫的牺牲品。

泡沫生命阶段

一个泡沫周期大致可以分成四个阶段:(1)隐形期,(2)意识期,(3)疯狂期,(4)爆破期。

一个投资机会在其隐形期间悄悄地诞生。这机会可能是个新的技术(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新产品(触摸屏智能手机)、或是新概念(网购)。在形成期间只有少数的围内人懂得,甚至更少人看到它的潜在机会。精明的投资者(smart money)就在这时候上车,投入这个ground floor opportunity(看什么是ground floor opportunity)。

投资机会开始起步,急速成长,随着步入意识期。这新的产品或服务概念这时开始被受注意,用户量或采用率激增并得到极佳口碑。在这阶段机构投资者(对冲基金、互惠基金等)入市部署。在意识期期间常有一次回挫,眼光或胆量不够的投资者趁好即收,拿到了不太大但也不算小的回报欣然离场。高兴之余,错失了将来翻数倍的良机。

当吃瓜群众们都获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时,这个投资正式进入疯狂期阶段。屌丝一夜成暴富的神话在网上流窜,价格无坚不催,高处未算高。在这阶段散户大举疯狂入市,价格呈垂直式飙升,散户们都沉醉在自己能点石成金的投资伎俩。这时候内幕人及大户大肆推波助澜,在一遍唱好声中悄悄出货割韭菜。在缺乏理智的疯狂期间,这商品或股票的价格已经跟它的本质价格拉不上任何关系,在最终爆破之前,升幅可以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疯狂期末期亦是升幅最大、最快的阶段。

最后的爆破期可以分成四个子阶段。第一个暴跌是为这个泡沫带进生命的最后阶段的第一个子阶段。这次暴跌把如痴如醉的散户从梦中惊醒。但他们都不以为意,还把它当作趁低吸纳的良机。在这帮敢死队入市带动下,第二子阶段的股价下挫后强力反弹,股民对股市重拾上升轨道的说法深信不疑。此际是之前来不及出货的大户下车的最后一站,他们都趁这最后机会把手中的仓全盘转让给散户接盘客。派发完毕后的股市进入暴泻的第三子阶段。如果在疯狂期的股价是像电动楼梯般媛媛上升,那么在暴泻子阶段的股价则是坐电梯一般的快速下降。第三子阶段的杀伤力往往是最大的,一浪接一浪的抛售使投资人喘不过气,他们的情绪从开始的不相信,慢慢变成害怕然后恐慌,不是壮士断臂,斩仓铩羽而归,就是死持不放,结果全军尽墨。在最后的第四子阶段,躺在杀戮战场的都是沮丧的伤兵,万念俱灰,发誓有生之年不再碰这些投资。

历史上没有一个投资泡沫破灭后会起死回生。驱使投资群众作出某种行为的驱动力说白了就只有两个:贪婪与恐惧。而两者之间恐惧远远大于贪婪的激发作用。由一夜变首富的贪婪至泡沫崩围的恐慌,直至兵败如山倒的惨淡收场后,一般人收过这一个惨痛的教训后,有生之年都不会再碰同一个泡沫,做同一样的傻瓜(当然,善忘的会在碰上新的概念,被贪婪冲昏了头脑,甘愿地做下一个泡沫的韭菜。

泡沫剖释

其实历来的投资泡沫都沿着一个十分固定的轨迹发展,原因是市场的行为是由人们的心理驱动(贪婪vs恐惧)。即使数千年来人类的智慧和在科学领域确实进步了不少,但主宰着人类行为的最基本因素,跟一般的动物还是大同小异。

当泡沫在膨胀期间,迅速又可观的回报吸引更多资金投入,使价格再上升及升得更快,形成一个良性循环(virtuous cycle)。在良性循环带动下,一个现象式的疯狂状态正式出现。泡沫刚开始时还没上车,饱尝“执输行头惨过败家”的群众纷纷入市,妄顾价格如何跟现实脱节。

这个疯狂通常做成最后一个爆炸性的飙升,就是所谓blow-off top,把它抬高至不敢想象的高位,但价格迅即大幅回落。这个强力回挫理由很简单,就是恐慌执输的买家基本都入货了,其他的边际买家也开始从“更大的傻瓜”变成趋审慎的投资人。

持有极可观回报,在早段已经入市的人们开始出货套现,反正价格下挫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大问题。价格继续下挫,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担忧,都纷纷沽出套现。价格暴升期间的良性循环就这样蜕变为一个恶性循环( viscious cycle),从梦中惊醒的群众开始恐慌性地抛售止蚀,令价格插水式下滑。

崩围的烈火最后还是熄灭了。这趟过山车把泡沫出现以来的升幅全部回吐,最终获益的只有一小群在隐形期上车和在疯狂期高点下车的“大佬”,焦头烂额的是广大吃瓜群众。历史每次的泡沫的起因、神话故事、周期的长短都不一样,但结局终归都是一样。

如何由疯狂蜕变成恐慌?

不管是股票、加密货币、郁金香(不错,曾经有一个Tulip bubble)或是其他投资类别,一个泡沫从疯狂转型到恐慌主要有两个催化剂:一个是短期的资金流向,第二个更重要的是人群的情绪。

长远来说,市场的整体或是个别的投资都是由它们的基本因素主宰。但是在中、短期,产生决定性因素的是市场的流动性及其资金的流向。一个完全没有价值的资产,都可以站在适当的风口,随着源源不绝的资金流入而一飞冲天。而中短期资金的流向和市场的流动性,往往被政府的金融和货币政策以及散户的闲资左右。

更重要的因素是人群的情绪。疯狂期间“全民皆股”,每个人都被easy money弄得如痴如醉,争相购入。当市场转势,恐慌一旦爆发,人们都无视价值地争相抛售。所谓形势比人强,飙升不需要有理由,跳水也不需任何理由,都是人的心理情绪作怪。

我们在下文回顾一些历史泡沫的兴起和破灭及对现在正在发生的泡沫进行现场直播。

相关词汇

emotional capital – 情绪资本

blow-off top – 在泡沫疯狂期最后阶段的一个爆炸性的飙升

virtuous cycle – 良性循环

viscious cycle – 恶性循环

Related Articl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