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见闻

2018年企业破记录回购股票

如无意外,2018年将会是企业股票回购(share buybacks)最轰动的一年。

单是开年以来上市公司宣布回购自己股票的金额为$1710亿(美元,下同),是历来同期最大,比过去10年平均回购额的$770亿相差甚远。

近年上市公司通过股票回购,是美股的最主要买家。自2009年以来,非金融企业购入总值$3.3万亿自己公司的股票。相对之下,散户及机构投资者(保险业及退休基金)在同期分别净沽出$6720亿和$1.2万亿,而互惠基金及ETF则净购进$1.6万亿。

这帮对价格不敏感的买家不但制造了强大的需求来源,同时产生了一个连锁反应,就是把股市的波动性(volatility)压低。就如著名对冲基金Artemis Capital在撰文中警告,volatility被人为地压抑到危险的低点,股票回购形同制造low volatility(参看深潜:Volatility – 市场风险转移),并指出“股票回购就是一个巨大的做空volatility的合成头寸”。

不像风水大师矇人家十年八载,这篇文章发表后不用三个月便应验 (参看From Hero To Zero – VIX ETF惨遭一夜清盘)。

另一值得忧虑的是,金融风暴后美国企业在21世纪的净举债全是用来回购自己的股票。

美企净回购 ~= 净举债

在一个正常的经济环境,假如一家企业从运营中所得的现金流多于重新投入的资本,如果用部分剩余现金把自己的股票回购,确是有助于提高股价和压抑volatility。在这种情况下,回购是对low volatility产生良性作用。

问题是,IMF估计自2009年美国企业由于回购原因,导致股票发行净收入为负(即支出)$3万亿,总债务高达$13.7万亿,为了回购催谷股价而使企业债台高筑。国会刚通过的税改一面倒的偏向强大的跨国企业 – 最富裕的10%企业控制了$1万亿海外现金的80%。

一个很迫切的问题是,举债的利息不断向上,弱势企业回购渐觉有心无力,而大企业的回购能否弥补这个缺口?

本文来源:Zerohedge

主题

Related Articl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