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美加见闻

Harvey Weinstein事态:共同知识博弈论逻辑的运作和效应

“共同知识”是博弈论中的一种很重要和备受讨论的逻辑。“共同知识”逻辑其实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单是投资,甚至在社会和政治方面的体验都经常出现。就如最近好莱坞殿堂级大腕Harvey Weinstein凭借他能把少女的明星梦点石成金的异能向无数猎物伸出“咸猪手”的事态,就是个典型的案例。明白这个逻辑的动力,就可以领悟到,即使是神人级的巨头或是根深蒂固的思想,都有其颠倒的道路。

所谓共同知识(common knowledge,看common knowledge与common sense的分别),亦即常识或尽人皆知的事实。 共同知识博弈游戏的中心逻辑动力是描述,一个私人的知识(private knowledge)——不是公共知识(public knowledge)——如何演变成共同知识。共同知识是一种每个人都相信其他人都相信的知识。共同知识一般都是公共知识,却不一定需要是公共知识,也可以是维持于不公开知识的状态。关键的是,一旦人们相信其他人都知道这个不公开的知识时,这就足够把它变为共同知识。

从不公开知识变为共同知识这个蜕变是非常关键,因为“自知”的信息,无论是有多大的说服力,都不足以改变个人的社会行为。即使世上每一个人对某一件事都自知和“心中有数”,没有人会改变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态度。改变每个人的处理态度的是当每个人都相信所有其他人都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同时,一旦它变成共同知识,人们的态度会急剧的改变。

“The core dynamic of the CK Game is this: how does private knowledge become  not public knowledge  but common knowledge? Common knowledge is something that we all believe everyone else believes. Common knowledge is usually also public knowledge, but it doesn’t have to be. It may still be private information, locked inside our own heads. But so long as we believe that everyone else believes this trapped piece of private information, that’s enough for it to become common knowledge.

The reason this dynamic — the transformation of private knowledge into common knowledge  is so important is that the social behavior of individuals does not change on the basis of private knowledge, no matter how pervasive it might be. Even if everyone in the world believes a certain piece of private information, no one will alter their behavior. Behavior changes ONLY when we believe that everyone else believes the information. THAT’S what changes behavior. And when that transition to common knowledge happens, behavior changes fast.”

“皇帝的新衣”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每个旁观者都对皇帝有没有穿衣服心里有数。即使如此,群体的行为没有为之改变。就算一波人在私底下讨论,构成小群体内的公共知识,这群体里成员的行为也不会被改变。这些一切都没有改变,直至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博弈论中所指的传教士 missionary)当众大声疾呼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就在人群中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他人都很清楚听到小女孩的那句话这一刹那,人群的行为就在这瞬息间改变。

再看看 Harvey Weinstein这个例子。他的强奸/诱奸行为显然不是什么秘密。好莱坞圈内的人都心里有数,这个私人信息非常普遍。甚至有人在脱口秀中用他的行为来做笑柄,说明在很大程度上他的行为已经是个公共知识。

关键的是没有一个传教士敢于公开地和大声地把他的行为变成 common knowledge。直至女星 Rose McGowan凭借她的名气和她在推特大V的号召力,担起传教士的角色把他的行为变成共同知识。

Common knowledge一旦形成,当以前私下知道他行为的人发现这信息已公之于世,所有人都相信他是个强奸惯犯的时候,他们的行为马上转变。他的公关代表、律师、合作伙伴、同僚、公司董事、老婆等,“获知”他的行为后都“表示震惊”!对他们来说,虽然新的信息一点没有改变他们已知的信息,但他们马上跟Weinstein割席分坐,不愿再跟他沾上任何关系。 Weinstein受害者的行为也在一刹间改变。这不是对她们态度的改变作褒砭。在common knowledge没形成之前,不论是他的帮凶或受害人,保持箴默是个绝对理智的行为,也是他与帮凶处理受害人的手法,用威逼利诱给她们假的选择:“你去把事情公开吗?不但没人会相信你,我更会把你的前途毁灭。去把,这是你的选择。”一般的受害者面对这种假选择都别无他途,只得忍气吞声。只有那些罕有的,有传教士号召力的才有把事件公开变为共同知识的真选择,因为单是事件被公开是不足以改变人群的行为。

那么这些给我们什么启示?我想到的有两个。

首先是传教士掌握影响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庞大力量,近年社会媒体的崛起大大改变了传教士的创造流程。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的粉丝数和推特帖子的转发量异常重要,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很早便采纳并善用社会媒体。推特尤其是制造common knowledge的利器平台。虽然不能将手上的粉丝用传统营销的意义来兑现,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价值。换句话说,现代的网红比以往的更有政治影响力,就是因为common knowledge这个逻辑。

其次是现在有不少关于权威人物和重要知识藏于“私人信息”的空间,等待一个又一个的传教士把它释放出来成为common knowledge。人物越是被奉若神明,知识越是根深蒂固,需要的传教士号召力就越大。无论人有多权威,思维有多巩固,一旦common knowledge形成,人群的行为会马上产生变化。我会选哪一个共识会被推翻呢?我猜赌是“通胀不存在”这个共识。我们都知道这是废话,在我们的脑袋里都很清楚,所有东西,不论是租金到交通到食物到iPhone,都比以前贵。但这还不是common knowledge。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到通胀的存在,但同时都在猜想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通胀已经发生。

起码现在是这样猜想。

等待着一个传教士大声疾呼地把我们唤醒。

本文源于:Epsilon Theory

 

相关词汇

common knowledge – 共同知识。参看common knowledge与common sense的分别

Related Articl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